我的读史札记(代序)
2019-04-30 10:07:03
  • 0
  • 0
  • 6
  • 0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最重要的可能是它的序言,完整地阐述了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历史观,读后深受启发,写作了本序。

           一

      人类,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现代是人类悠久历史的发展成果。学习历史,不仅是对历史的尊重,也是对人类自身的一种关注。历史作为成年人的教养,是了解人类本质的良师益友。我来自的柳宗元笔下的永州之野,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没有兴趣就不会读历史,从兴趣到习惯,对历史进行了长期、广泛的阅读。

     流金岁月,提起阅读,就会想起儿童识字课本《百家姓》、《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幼学琼林》、《龙文鞭影》、《神童诗》等启蒙读物。我们小时候读过的书,在没有亲身经历之前,根本不能理解书中的深刻含义。少年儿童读史,浮光掠影,并没有留下系统的印象。人说青少年就谈历史,未免太早。特别是中国人的历史,需要阅人阅世,才能够意会。经历是理解事物的基础,没有经历,很难理解书本给你描述的事物。身处世俗,隐其心,才体会最高境界。真正静下心来回眸历史,是近年工作之余闲读历史。

      一本周氏家谱,半部中国历史,研究家谱让我重温历史。历史都是倒追其事,都有族源追述,它是靠姓氏来追述,一个姓,分岀很多氏。姓,强调血缘,氏,强调地缘。在先秦,姓氏通常只为贵族所独有,一般的庶人,是没有姓氏的。秦灭六国,汉统天下,姓氏合一,通称为姓,庶人才有姓。周姓源流,要追溯到夏、商、周三个早期王朝,实际上是三族,均出自黄帝系统,准确地说,可叫“三代“,不叫“三朝",他们都不是统一国家,甚至不是完全形成的国家,这个时期史称先秦。

       记载家族血缘关系的文献,就是家谱。中国早期的历史都是按贵族的家谱来写,如《古皇十纪》、《竹书纪年》记载的夏史世系,以及《世本》、《五帝德》和《帝系》等先秦世系。梁启超说“二十四史"是帝王之家谱。因此,古时的历史,就是帝王的家谱。中国第一部家谱是甲骨文《家谱刻辞》。造纸术发明前,谱是写在牒上的,叫谱牒,“谱牒不立,则传久而失宗”,修谱是西周的一项重要制度。司马迁《史记》也与西周谱牒有因承关系,参考了不少谱牒的珍贵材料,让史书更加完备准确。唐宋八大家,既是文学大家,也是谱学大师。我对历史的广泛阅读始于这些族谱,边读边写,写作“倒逼”阅读,从此一发不可休,从先秦古籍“四书五经”、”六经三史”上溯到先夏时期“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对历史进行了大量阅读。

     中国先秦古籍毁于秦始皇“焚书坑儒”,清代经学大师康有为在《新学伪经考》中称一切先秦的古文经书,皆属伪作;他在《孔子改制考》中说孔子以前的历史都无据可考,孔子便假托尧舜等古圣先贤的言论行事而作“六经”,其目的是为“托古改制”,《春秋》《左传》便是史学名作,孔子作《春秋》即是史学开山。

    中国人没有狂热的宗教信仰,而对于历史的执着就类似于其他民族对于宗教的执着。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着中国这样体系完备的一整套史书,史册浩繁,名家辈出,出于以史为鉴的目的,为后人留下了“二十四史”——我国古代二十四部史书的总称,《史记》是二十四史中的第一部,其次是《三国志》、《汉书》、《后汉书》,并称前四史。以后几乎每朝一史,共有二十四史,即《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晋书》《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魏书》《北齐书》《周书》《隋书》《南史》《北史》《旧唐书》《新唐书》《旧五代史》《新五代史》《宋史》《辽史》《金史》《元史》《明史》,加《清史稿》,形成二十五史,

     中国历史分为编年体,纪传体,纪事本末体等不同体裁;读中国史,是先读编年史,再分期转治断代史,然后再来研究制度方面的通史。以朝代为断限的史书称断代史,二十四史除史记外,均为断代史,如《战国策》、《汉书》、《旧唐书》;以连贯地记叙各个时代的史书称为通史,与断代体史正好相反,可理解为贯通的历史,就是一个国家从最早文明到现在的历史。精读一部通史,是史学入门的第一步。

    编年体以时间为纲按年月日本记载的史事,《春秋》是最早的编年体。汉代董仲舒《春秋繁露》则是对《春秋》的引申与发挥。解释经文的著作叫“传”,《左传》是对《春秋》的解说,采用了《春秋》编年体的形式,是我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史书。在《左传》之外,还有一部“春秋外传”一一《国语》,同为左丘明所作,我国第一部国别体史书。

     纪传体是以人物和制度为记载中心的史书,“究天下之际,通古今之变,立一家之言”,司马迁创立纪传体《史记》,将中国史学著作推向高峰。本纪是帝王的传记,可看作是纪传体的骨架,是全书的纲。《二十四史》是以人物为中心的纪传体。 清代人物传记《国朝耆献类征》,亦属纪传体。

    开卷有益,知书达理,读史让人明鉴。读遍二十四史,列传占了十之八九。读名人传记,可当修身之书读。朱自清在《经典常谈》中说,《论语》不但显示一个伟大人格孔子,并且让读者学习许多做人做事,如心领神会,终身受用不尽。

    一个朝代的历史分别载在不同的人物传记之中,很难从时间顺序上看清一个王朝的历史。司马光编了第一部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是继《史记》之后我国又一历史巨著,给人们提供了一部可以比较容易地通晓战国至五代的史书,堪称中国史学上的奇葩;明朝袁了凡先生也编篡了一部编年体通史《了凡纲鉴》。

    唐朝杜佑《通典》是中国史学上第一部有影响典志体史书,与宋代郑樵《通志》、元代马端临《文献通考》合称“三通”,清朝乾隆年间加上《续通典》《续通志》等六书,形成《九通》,完整系统的记录了中国典章制度的沿革发展。南宋朱熹《通鉴纲目》是一部纲目体史书。宋代范祖禹著《唐鉴》一部以议论为主的史书,上起唐高祖下至唐昭宗,把近300年唐代历史中事可法戒者撮取大纲,系以论断。

    民间也有大量历史记述,被统称为“野史”。[汉]刘向著《列女传》所讲一百个历史故事,流传至今,是一部介绍了中国古代妇女行为的书,可以说是一部中国妇女史。《吴越春秋》今存十卷,兼有编年体和纪传体特点,是历史演义小说的雏形。明朝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叙述史事较《明史》更为详细,可以补充正史中的缺失错误。

    元明清三代,历史逐渐走问世俗,被民众演绎。明朝万历年间许仲林总结先秦周武王灭商的传说写成了一部小说叫《封神演义》,明末小说家冯梦龙的《东周列国志》描写了从西周宣王时期直到秦始皇统一六国这五百多年的历史演义。

     晚清以来,列强入侵,小说救国、演义救国层出不穷。民初,蔡东藩写成《中国历代通俗演义》,自秦始皇至民国九年,时间之长,人物之众,篇制之巨,提供了一部浩瀚的中国通史,堪称演义之最。

     中国历史的壮观与神奇,强烈地冲击着我的好奇心与求知欲。从史学名著《春秋》《左传》到二十四史,两《通鉴》、《九通》、《五纪事本末》,乃至其他别史、杂史等,大范围阅读历史,给了我辽阔的视域。

     历史之树常青,历史随着时代而增写。清未王柏龄著《中国全史》,洋洋一百二十万言,叙述从远古到清未的历史,规模宏大,波澜壮阔;民国吕思勉的《白话本国史》、《中国通史》及巜吕思勉读史札记》,内容博大的通史性名作;钱穆《国史大纲》与《先秦诸子系年》,给诸子排年;当代史学权威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由原始社会一直写到鸦片战争,展现一幅幅雄浑壮阔、多姿多彩的历史画面。现代著名历史学家郭沫若历史小说《豕谛》、许倬云著《江河万古》是当代中国人撰写的历史。最近的则是易中天以颠覆传统的写作方法创作的历史巨著《易中天中华史》。

     每个时代要编写历史,探求新的答案。马列主义新史学五名家,有翦伯赞的《中国史纲》《中国史论集》《历史问题论丛》等。 

      历史看似枯燥,其实活色生香。张玮《历史的温度》,用辩证的眼光看历史事件与人物;张鸣《历史的底稿》,《历史的坏脾气》,勾勒历史人物百般脸谱;袁腾飞老师的《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两宋风云》,都是对我们“常识”的反思。金一南著《苦难辉煌》,用战略思维点评中国近现代史,看似写历史,实则写现在和将来。

      中国学术均不出史学范围,史学、经学、子学并提。春秋战国,学者辈出,百家争鸣,即所谓的子学时代。记录诸子百家及其学说的书籍就是子书,后人因为次于经书而成一家之言,所以称为子书。汉代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即所谓的经学时代。儒家经典从来都是需要人来阐释的,经学阐释经典,经即儒家学说。“四书五经”,四书指《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五经指《易经》《诗经》《尚书》《礼记》《春秋》;六经即在“五经”外另加《乐经》。从唐代到宋代,形成十三经(易、书、诗、周礼、仪礼、礼纪、左传、公羊传、谷梁传、论语、孝经、尔雅、孟子),编成《十三经注疏》。无论是尚书、周易、春秋,还是礼记、诗经,都有各种门派,《白虎通义》就是汉代讲论五经同异,统一今文经义的一部重要著作。

    中国文化的根子在三经《易经》《诗经》《道德经》,从这个根子发展了老子、孔子、孟子、墨子、荀子、庄子、列子、韩非子等诸子百家(春秋战国时期学术思想派别的总称)。 西汉史官司马谈著《论六家要指》,首次提出先秦学术上的六个派别:阴阳、儒家、墨家、名家、法家、道家。民国时期李宗吾研究诸子百家后,认为中国学术之演变,有迹可循:老子洞明万事万物的轨道,有得于心,故言道德。孔子明白此理,就用以治人,故言仁。孟子继孔子之后,故言仁义。荀子继孟子之后,注重礼学。韩非学于荀子,又超越荀子,认为“礼“不足以规范人,故专讲“法"。仁义是儒家思想的标志,道德是道教思想的精华。诸子百家,我们首先要撑握儒道二家.

       西方文明有《圣经》,东方文明有《易经》,即周文王时期的《周易》也,为群经之首,百家之源,阐明宇宙从无极而太极,以至万物生化的过程。《易经》是中国哲学的总纲,形而上学一词出自其名句“形而上为道,形而下为器”

    老子晚年周游列国,在函谷关作《道德经》。 道者,无也;无极即道,是比太极更加原始更加终极的状态,把道视为超时空的天地万物的根源,以“道”说明宇宙的演变;周氏家谱先祖周敦颐所著《太极图说》,进一步阐述了无极的概念。

    老子连一个学生也没有,单身出关,不知所终,他的《道德经》智慧在于道的超越性,可以在万物中寻觅道,但终究不能以为“道是万物,万物是道"。道无形象,勉强比喻则近乎水。上善若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老子之后一百年,出现了庄子,继承发扬了老子思想,道家就是老庄思想。

     《黄帝内经》虽是一部医学著作,但兼天文学、地理、哲学、人类学、社会学、生态学等各项科学成就,贯穿道家思想,划为道家经典,此外还有《黄帝阴符经》,阴者暗也,符者合也;而《云笈七签》(掇取云笈七部精英之意),一部概论性的道家著作。道教是以道家思想为理论根据的中国本土宗教,经典《太上感应篇》、《黄庭经》、《太平经》(即庄子的《南华经》)。值得指出的是,《太平经》以阴阳五行解释救国之道,东汉时期张角以此书为指导,创立太平道(宗教组织),发动了黄巾起义。

     鸦片战争后,欧风美雨,西学东渐,国学一词随之产生。西学指西方文化,国学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与学术。 国学分四部类:经、史、子、集。 国学以儒家为主流,儒学的核心是经学。国学自汉朝以来,就有经史之分,尤其是四部分类固定后,经史严格相分。王阳明曾主张经史合一,说“讲究事件叫史书,讲求道义叫经书"。六经皆史,经学即是史学。

      清朝设翰林院,负责国史编修,编辑历史书籍为历代之最。乾隆年间纪晓岚主编《四库全书》,经、史、子、集四部收录古籍3503种,是中国古代最大的百科全书。地理方面有《皇舆全览图》、《瀛寰志略》等;历史总是与地理联系在一起,明未清初,西方传教士利玛窦来中国介绍《大地球体说》,《地球韵言》便是清代编写的地理篇课本;魏源的《海国图志》是一部较为详尽较为系统的世界史地著作,树立了五大洲、四大洋的世界史地知识。

      中国史学,过去叫史地之学,地理在国学四部分类中划为史部。先秦古籍《山海经》是中国的第一部地理经典,从天文、地理、神话、宗教到民族等,保留了大量远古时期的史料;《五藏山经》是《山海经》中最古老的部分,其地理方位基本可寻。先秦古籍《禹贡》托名为大禹所作,其地理记载囊括了各地山川、著有九州之说(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西晋时期的《穆天子传》及郦道元《水经》都是地理名著。

       通过对国学的大量观察,“六经皆史”,把所有书籍当史料看,无论什么书都可以用来研究历史。孔子编撰《诗经》,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屈原《楚辞》是中国第一部浪漫主义诗歌总集,其中"离骚"、“九歌”保存了大量历史资料;晋朝挚虞著《文章流别集》是我国最早的文章分类选集,《文心雕龙》是一部文学评论选集,清代《古文观止》是一部历史散文集,选自包括《左传》《史记》在内的东周至明代散文222篇,留下几千年的历史轨迹。

     古人云,不读诗词,不足以知春秋历史,那些反复吟诵的诗句,从中透露出一些历史信息;唐诗三百首,代表了中国诗歌的最高水平。唐朝诗人白居易的长篇叙事诗《长恨歌》,叙述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拆射“安史之乱”的历史事件。“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宋代诗人苏轼脍炙人口的名篇《赤壁怀古》,借用怀古抒情,以旷达之心关注历史。

    清道光年间,中国传教士梁发根据基督教教经典《圣经》写成《劝世良言》,洪秀全又根据这本小册子又写成《原道救世歌》 “天父上帝人人共,天下一家自古传。盘古以下至三代,君民一体敬皇天。”,宣扬上帝是唯一的皇上帝,朝廷是不合法的,创建“拜上帝会",发动了大平天国革命。

      毛泽东指出“小说可以当历史来读”,如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笔记体小说《世说新语》记录魏晋名士清谈之风,是研究魏晋上层社会的极好史料。历史类小说,不光当文学读,还可当历史读。小说的奥妙,是它最有反抗精神,如《聊斋志异》、《懦林外史》,还可以当思想来读。

     章太炎将国学集部提练为文学。他在《国学概论》中将国学传统四部类划分为经学、史学、哲学、文学,将子部提炼为哲学,求事物变迁之际而明其因果为史学。王国维则将国学划为史学、文学、科学。如北魏贾思勰著《齐民要术》,中国最早的一部农书,明代徐光启著作《农政全书》及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科技著作《天工开物》,北宋沈括的科技著作《梦溪笔谈》,都是国学经典。

     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油画《蒙娜丽莎》及基督教传说《最后的晚餐》、毕加索油画《格尔尼卡》等,都是历史意义的杰作。神话不是历史,但有历史价值。希腊神话《神谱》描写宇宙与神的诞生,讲述从大地之神盖亚诞生到奥林匹克各神统治世界的历史。《荷马史诗》是以希腊及其四周汪洋大海为背景,在历史、地理、考古等方面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歌德用尽一生写的《浮士德》,是全人类的一个化身,折射出一部世界近代史的画卷。

    学历史一定要有全球视野,英国历史学家巴勒克斯夫《当代史导论》为编撰世界历史提供了学术理论。英国最早的史学家要追溯到英国历史之父比德,其两部史学名著《英国教会史》与《修道院长列传》,读后增长智慧。英国另一历史学家汤因比十册巨著《历史研究》 ,以独特的眼光阐述了世界各族的兴起与衰落。亚当斯密《国富论》,虽然是一本经济著作,但有丰富历史知识,将经济、历史、哲学、政治等综合在一起,不同的阅读不同的收获。亚当斯密另一部伦理学著作《道德情操论》,提出了世界公民的理念,据此康德发表了《世界公民观点之下的普遍历史观》。而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虽是法律著作,但遍及历史、地理领域,极大的影响了历史发展进程,成为欧美国家的立国之本。

     柏拉图说,你知道的越多,就发现不知道的越多。非洲历史一直被边缘化,[法]凯瑟林著《非洲简史》,从人类起源到种族、宗教与革命,这是一部宏大而有趣的非洲简史,由点及面,见微知著,让你重新发现历史的真相。关于亚洲历史,我读了日本宫崎市定著《亚洲史概说》,[美]斯图亚特著《极简亚洲千年史》。大范围的阅读,让我的视野更加高远。

     读古罗马著名的历史学家蒂托·李维的历史巨著"罗马史"以及古罗马最伟大的历史学家塔西佗继承并发展了李维的史学传统和成就写成的《编年史》与《日耳曼尼亚志》。观察如今的国家制度,不能无视历史和地理的差异。深入地阅读会发现,正如英国作家西蒙在《耶路撒冷三千年》一书中所说,耶路撒冷的历史是整个世界的历史,整个世界的缩影。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历史可不可信?大致是可信的,但不能完全信。英国赫伯特.乔治.威尔斯史学名著《世界史纲》,展现了一种立体化多层次的历史,但不免“欧洲中心论”与“欧美中心论”的流弊。

    新世界需要新史学,上世纪五十年代西方掀起了一场用全球史观重新考察和撰写世界史的活动,最经典的是美国加州大学的历史学教授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是第一部运用全球观点囊括全球文明而编写的世界历史。全书材料新,范围广,读来颇具新颖,有强烈的现实感。

     总揽人类历史进程,必须博览群书,大量阅读。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历史学家杰里·本特利著《新全球史〉,摆脱了西方中心论的观点。虽然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式阅读,但它全新的全球视角引人入胜。

    心灵的富足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乐趣,如果一件事情让你越做越喜欢,通常能引导你走向心灵的富足。潜心阅读,一般都会越来越喜欢阅读,那是因为在阅读之时,我们得到了心灵的富足。大量地阅读,这让我阅读速度变得非常快。我查阅的工具书,如宋朝《太平御览》,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包罗古今万象;南宋《玉海》,规模宏大,共204卷;清朝康熙年间陈梦雷编《古今图书集成》共10000卷。世界三大百科全书给了我辽阔的视域,《美国百科全书》是标准型的综合百科全书,历史部分以世纪设条,给读者以世界政治、社会和文化的世纪总览;英国《不列颠百科全书》被认为是最具有权威的大型综合性百科全书;中国皇皇巨著《辞海》,则是几代学人千锤百炼、兼有字典和百科词典功能的大型综合性辞典。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清代读书达人康有为,主张目录之学,既便不把所有的书读完,也要记住书的名字,钱穆也是读书猛人,但他是把一本书从头到尾精读。大规模地阅读,几乎让我也成了读书达人,在历史的漩涡里无法自拔。有时采取略读或跳读,不在只言片语上纠缠,只要能以最快的速度阅读并掌握书中大意即可。历史,把我带往远方。源远流长的人类文明、扑朔迷离的历史谜团……我几乎忘记自己是生活在哪个世纪,简直就象生活在历史里。

    《中国大历史》是 “大历史”观倡导者黄仁宇一部专著,以短短的二十余万字的篇幅,勾画了整个中国历史长达数千年的全貌。身为美国公民,黄仁宇有别于马克思主义以阶级斗争的观点分析历史,侧重于从科技衍进的大历史角度来剖析历史,体现了深厚的学术基础和敏锐的历史洞察力。美国历史学家大卫·克里斯蒂安著有《时间地图:大历史,130亿年前至今》,将人类历史置于地球乃至宇宙演化的弘大背景之下,以一种高屋建瓴的气势,俯瞰人类历史发展全貌。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也是一位“大历史”学家,所著“简史三部曲”,《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今日简史》,便是“大历史”的代表作。《未来简史》虽然在说历史发生的事情,但关心的却是未来。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尤瓦尔·赫拉利的简史三部曲是对我影响最大的读物,讲21世纪人类三大议题长生、快乐与人类升级为神。“在我们想要把自己变成神的这一刻,回头看看自已的起源就更加重要。为了理解这一切,我们需要再回头,了解人类究竟是怎样的生物,人文主义如何主导世界,以及为什么实现人文主义反而可能导致人文主义梦想的崩溃,”这是该书的基本安排,也启发我写下这篇历史笔记。

                 二

       史学起于记事,逐渐衍为资治之具,为后来者提供经验教训。顾炎武认为,史书之用,劝善惩恶,亚于《六经》,只有研析历史,通晓史事之士,才能谙熟典制,通达政体,治理国家; 《吕氏春秋》总结历史经验教训,为以后的秦国统治提供了长久的治国方略。《贞观政要》既有史实,又有很强的政治色彩,既是唐太宗贞观之治的历史记录,又蕴含丰富的治国安民的政治观点和施政经验。宋代范祖禹著《唐鉴》一部以议论为主的史书,上起唐高祖下至唐昭宗,把近300年唐代历史中事可法戒者撮取大纲,系以论断。

    历史比单纯的编年纪事要丰富得多,每个事件的背后都隐藏着超越事件本身并给以意义的真理。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不仅力求真实地记载历史,而且力图站在哲学的高度上去理解和概括历史,所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在西方史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一部历史,承载着无数的历史事件。在了解历史事件的同时,还要研究历史发展规律。历史主要的表现方法是叙述,从历史事实中概括出观点,关键是我们的立场,是我们看待历史的角度。如果站在不同的立场和角度,用不同的观点去观察会得出不同的、截然相反的结论。唯心史观认为英雄创造历史,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著《论英雄、英雄祟拜与历史上英雄的业绩》就是唯心史观的典例。

      历史观即历史的看法,历史哲学的经验告诉我们历史发展的规律。黑格尔《历史哲学》一书,柏拉图《理想国》,使我受益匪浅;前者不记叙具体历史事件而专讲历史规律,从东方世界→波斯世界→希腊世界→日耳曼世界,探索了人类的历史进程,后者在人类思想史上第一次提出一个完整的理想国方案。古拉格的《世界:一部历史》虽不是世界史读物,但思想性很强,适合做研究。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主要的事不是讲述史实,而是对法国大革命这段历史的思考与评价。

    中国历史上并不缺乏历史哲学,汉代董仲舒《春秋繁露》、宋朝邵雍《皇极经世》即是代表作。  民国李宗吾的《厚黑学》提出厚黑史观,揭穿二十四史的黑幕,历史人物成功的秘诀,不过是脸厚心黑罢了。并以《厚黑学》与《道德经》作对。厚黑救国,古有行之者,越王勾践是也。胡林翼曾说"只要有利于国,就是顽钝无耻的事我都干”。世间学说,每每误人,唯有李宗吾《厚黑学》不会误人,不懂春秋笔法者,不可读《厚黑学》。

    那些希望改变世界的举动,常常从改写历史入手。历史虚无主义不尊重历史事实,片面引用史料,任意打扮历史、假设历史。历史不是人们任意打扮的小姑娘,历史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真相只有一个。然而记载历史、研究历史的学问却往往随着人类的主观意识而变化、发展完善;历史的过去性和不可逆转性,不可知性,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是文字记载的历史而不是历史的本体。国学大师陈寅恪吸取西方的历史演进法,运用中西结合考证方法,求得历史真相。陈寅恪的历史考据学,在考证历史事实时,还探究历史发展的规律。

    史学便是史料学,在中国详述比较史料的最早一部书是《通鉴考异》。唐朝刘知几的《史通》是中国首部系统性的史学理论专著;南宋郑樵的《通志》把历代的典章、学术文化加以分类;清朝章学诚《方史通义》开篇便称“六经皆史”,不仅批判了过去的史学,也提出了编写文史的主张。中国近代一部研究史学的著作是顾颉刚著《古史辩》。梁启超《中国历史研究方法》,对史之意义及其范围等作了详细阐释。傅斯年《史学方法导论》,《胡适论历史》等,深入浅出,通俗易懂。

    有文字可考的历史,称为文明时代,历史的定义是指从有文字时起算,之前则称为“史前时代”;文字发明之后的年代,是历史学家的专长。文字发明之前的年代,是地质学、考古学家的专长。考古学研究史前史,属于史学的一部分。埃及的金字塔、巴比伦空中花园,守护着人类漫长的历史。这些文明古迹是重要的考古遗址。

     历史学依靠文献资料研究历史,考古学根据古代人类活动遗留下来的实物以研究历史。近代学者王国维利用甲骨文研究商朝史,被郭沫若称为新史学的开山,其《古史新证》明确提出纸上史料与地下史料互相印证。上世纪三十年代考古鼎盛时期,郭沫若出版了《中国古代社会研究》一书。当代刘兴林《历史与考古》一书,关于史前农业的发展与文明的起源等问题,视角独特,引人深思。

    考古学在古代称为金刚之学。二十世纪初,是中国考古界的大发现时期。1898年甲骨文的发现、上世纪50年代未河南洛阳二里头遗址的发现,证实了商朝的存在,项羽火烧阿房宫之说,神秘夜郎古国(与楼兰古国、大理古国合称三大古国)之地理位置等,圴有待考古发掘。2007年浙江省考古所在长江三角洲发现了历史遗迹浙江良渚古城,距今已经有了5300年历史。另外,浙江河姆渡遗址的发掘则提供了七八千年前氏族社会人类生活的材料。

    史前时代可划分为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农业时代之前的采集狩猎时代称旧石器时代。作为史前文明,巫术与图腾,催生了宗教与科学。人类的起源神秘莫测,是上帝的创造还是进化的产物?基督教经典《圣经》宣称上帝造人,达尔文巜物种起源》,赫胥黎《天演论》等进化论并没有阐述人类起源,我又读了达尔文《人类起源》与赫胥黎的《人类在自然界的位置》。美国《人类并非来自地球》一书,则宣称人类是外星人的流放。

   历代王朝的统治者造神,“以神道设教”,即以鬼神迷信为教育手段。于是一批自称能“通神”的人应运而生,即在中国民间称之为“神仙”的人。许多著名史家的作品,欠缺遗传学或生态学的视野,如何让这两大段历史之间没有断层,能够有一以贯之的宏观解读?上述讲到过的《人类简史》让人倍感惊艳。依据分子生物学的研究,今日全球的现代人,都是二十万年前由非洲同一种族扩散,人类唯一起源地在非洲。

    摩尔根以进化论为指导,写岀一部综合性的人类学著作《古代社会》,即原始社会发展史。在《古代社会》的基础上,恩格斯写下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多年前,我年轻自负,曾妄想就历史的意义建言立说。我现在明白了,历史的意义需要探索发现,而不应断言",跟随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生花妙笔,走进他的《世界秩序》一书所阐述的历史哲学。

    学术的生命力就在于人们对其质疑与超越,东汉王充《论衡》,解释世俗之疑,辨照是非之理。明末学术风气和民间议政,从私相密谈为公开的讲学演说,从一般批评时弊为提出反传统政纲。十七世纪初,顾宪成修复东林书院,与高攀龙等人讲学其中,讽议朝政,引发历史上著名的东林党争。 

      春秋以来,我国素有文人论政的传统,西周灭亡,促使更多地转向对天下兴亡的思考,打破了“庶人不议”的观念,取而代之的是“处士横议”的活跃风气。庶人者,老百姓也。处士,古称隐仕,指没有做官的读书人。所谓"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古代的礼体现政治意义。宋代文人在政治上和学术上都有强烈的使命感,欧阳修编《新五代史》通过五代兴亡,论述国家盛衰的道理。宋代文学家把文学的政治功能通过历史揭露出来,再如苏东坡《范增论》、苏洵《管仲论》、苏辙《六国论》。《从屈原到陆游》一书论述古代文人的人格独立一一自由意志,以启迪今人。

      腹有诗书气自华。阅读既多,则融会贯通,看得多了,逐渐自己有了见解,再着手写。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说明读书与写作相辅相成。阅读是我们对信息的理解和纳入,写作则是进行信息输出。"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出自孔子的《论语》,意为温习旧知识从而得知新的理解与体会,凭借这一点就可以成为老师了,此处为效法,就是模仿去做的意思,模仿是写作走向成功的捷径。接下来是向名人借脑,模仿他们的写作方法,达到学以致用。

             三

     一位犹太人说过,如果你剽窃一本书,人们会谴责你为文抄袭;然而如果你剽窃十本书,人们会认为你是学者;如果你剽窃三十本书,则是杰出的学者。

     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学习他们辩证唯物主义的写作方法。马克思的《资本论》,从写作普通商品入手,写岀了剩余价值的理论,从而得岀资本主义灭亡的规律。吴军博士的科技论文《数学之美》,文字水平非常高;熊召政的历史散文《明朝帝王师》,是我的良师益友。通过阅读名篇佳作学习语言、写作方法,而又反弹琵琶,从反面入手,往往别有洞天,映日荷花别样红。

      凡好文章必遵循三点:形式逻辑、辩证逻辑、引经据典。常言道,什么场合用什么语言。历史语言不同于文学语言,谈古论今,叙事议人,必须言之有据。史与文的关系,中国对文看得很重,孔子说“文胜质则史”,写历史不能文过其实,史书多虚华无实,文过饰非,华而不实,如“汉魏碑记不载事实,滥用陈言者是也。”有真才有境界,王国维在《人间词话》开篇之句为“词以境界为上",《人间词话》可与可刘勰的《文心雕龙》比肩。

      写历史首先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结构来展现历史,其中最重要在是找到串连历史的关键词。概括描写历史,需要借助丰富的史料,运用生动形象的语言,再造历史形象,使读者如临其境,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历史其里,文学其表;开动创造性思维,不断创新,让文章脱颖而出,会让读者读到出乎意料的内容。我独特的写作方法就是把所有的有关材料全部罗列在一起,然后加上自己的语言,点石成金,即把阅读获得的材料所形成的观点,通过布局安排、语言调遣,千锤百炼出华章。

     中国过去的八股文,就是规规矩矩的写作。学术界对规矩是非常看重的,一旦守规矩,写出来的必然是"八股文" 。当遇到写作瓶颈与压力时,读一读马克李维著《快书写,慢思考》一书,文字就会自然而然倾泻出来。

      叶圣陶先生说过:说明文以说明白了为成功,议论文却以说服他人为成功。记录史实,从来都是以叙为主;如果议大于叙,就成议论文了。夹叙夹议,引出话题、亮明观点到结尾总结提升,是本书遵循的方式。札记这种体裁比较轻便,不拘形式,可以阐述自己的观点,可以引用适当的史料。在对历史的叙述的基础上进行恰当的议论,将现实和历史,用叙述和议论编织在一起,历史与现实交相辉映,力图为读者提供一个认知人类发展道路选择的广阔视角。

     历史钩沉,将人类文明沉淀下来的丰富史料按时间顺序,依史籍材料,条分缕析地加以组织和剪裁,将编写体例、篇章设计等多种要素有机统一,试图呈现给读者一种立体的、颇具文学魅力的阅读空间;古人云:题如文眼。标题起到提纲作用,展示文章的主题思想。好的标题,准确地体现了文章的论点。高频率地使用精妙的四字成语作副标题,串边标题,在打造历史鲜活有趣的同时,也因标题“新潮”而引起反响。这些点赞给了我极大的鼓励。篇章句字之间协调圆融,鳞次栉比,构成一个完整的有机体。

     写作带来的一个明显益处,是获得反馈。当听到有人评论我的文章朗读起来感觉有一种流动的美,让人感受到一种独特的韵律和一种磅礴的气势,字里行间洋溢着一股历史的清风,把一些枯燥的历史变得有声有色,让斑斑史迹,变得生龙活虎,不禁有些沾沾自喜;有的网友阅读之后,认为文章使用主题句和转折语展开段落,从结构和表达方式都很新颖。

      炫耀是一种肤浅的表现,人人都有炫耀自已的心理,当人们拥有美好的东西时,总忍不住要告诉别人。我抱着“告诉一个历史真相”“填补历史教科书的空白”的想法,结合了大量历史细节,以具体事实澄清了许多似是而非的传言和关于某些问题的悬案,将自己归纳的知识写成笔记让大家共同来品味,把精心筛选的真正的历史精华献给读者,使读者用较少的时间有较大的获得感,让读者花最少的时间和精力洞穿历史的内核。汇集大量历史未解问题,充分收集关于历史问题的各种说法,在众说纷纭的观点中拨开历史的迷雾,探究历史的真相。这是对历史常识的复述和补课,也是今日新闻的見证与对未來发展的展望。我给出的仅仅是一个史纲,并非历史全貌,只是对人类漫长历史的快速浏览。浓缩了极大的信息量,必须反复细读,沉思静想,方能窥探历史真相。这部场景宏大,长达43万多字的读史札记,通过自媒体发表,进行了广泛传播。批评者认为有点象大事记,是一个大拼盘,象一本台账,实际上就是流水账,是不加分析罗列现象的叙述,内容极其庞杂,基本上是东抄西凑的产物。

     古人云:”若起不得法,则杂乱浮泛”。开头部分虽短,却是全篇的有机组成部分。本笔记开头语言简洁,结构紧凑,但后来却越拉越长,就是有意无意将文章添枝加叶,画蛇添足,看似面面俱到,实则离题万里。生怕读者不明白,车轱辘话反复讲,把简单的问题说复杂了,把常识性问题说糊涂了。林语堂说“绅士的演讲,应当象女士的裙子,越短越好”。因此遵照"删繁就简三秋树“的古训和鲁迅先生说过的,文章写完至少看两遍,竭力将到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除,亳不可惜,对文章进行了反复修改。

    西晋文学家陆机在《文赋》中指出,写作的奥秘之一是"立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说明文章长短视情况而定,宜短则短,宜长则长。总的来说,本笔记虽然略显拖沓,纷华无章,也正如抒情长诗《离骚》,全文回环激荡,反反复复,如万千乱丝,毫无端绪,很有另类特色。

         四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学习那些周游世界的学者,能在现实与历史中思考。宋代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将华夏山河浓缩于画卷,诉说着对辽阔、壮丽、家国天下的情怀。江山如此多娇,引发了我对祖国壮丽河山的向往。在大量阅读历史的同时,我也踏上了地理之旅。

    神圣的雪山,辽阔的草原,青藏高原厚德载物,孕育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长江与黄河。万里长江同,广纳百川,汇聚金沙江、岷江、沱江、嘉陵江、乌江、赤水、丽江、清江、沅江、资水、湘江、汉江、赣江等;大江东去,长江从雪山走来,穿越神州大地,演绎五千年文明,伴随永不消逝的历史,带给了我们澎湃的激情和民族自豪感。

    中国河流众多,珠江、松花江、辽河、海河、淮河(中国南北的地理分界),与长江黄河合称中国七大江河。中国多山地,昆仑山、喜玛拉雅山、天山、阿尔泰山、秦岭(黄河与长江的分水岭)、大兴安岭、祁连山、横断山、峨眉山、长白山、大别山、武陵山、武夷山、雁荡山、普陀山、崂山、神农架、九华山、太行山及分支五台山,不胜枚举。三山五岳(三山即黄山、庐山、雁荡山,五岳即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黄山集山川之美,有“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之说;五岳之首泰山,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千载流传。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凉州词中悲壮苍凉的情绪,引发我对这古老关塞以及它背后神秘西域的向往。凉州(今甘肃武威)是河西走廊的东端,著名的凉州词就是在这里形成和发展。河西走廊即凉州、张掖、金昌、酒泉、嘉谷关等甘肃五市,因位于黄河以西而得名,系佛教东传的第一站,古代中原名士躲避战火的栖息地,也是丝绸之路西去的咽喉。

     现在的中亚、波斯乖印度许多鲜为人知的区域在古代称为西域。 提起西域, 便让我想到丝绸之路。从汉朝张骞通西域、唐僧西天(印度)取经、元朝时期马可波罗从意大利东游中国,到明朝郑和下西洋,都走过这条路。汉之前的秦朝,是战国七雄最西部的秦国缔造的。

    中国幅员辽阔,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新疆占全国六分之一,天山南北,将新疆分成南疆与北疆。我虽然没到过新疆,但我走过云南边陲与内蒙古草原,能举一反三。祖国边疆的异域风情都有异曲同工之妙。南疆的维吾尔民族一定拥有与西双版纳一样的民族风情,北疆的自然风光一定胜过江南,伊犁有塞外江南、北国江南之称,风吹草低见牛羊,伊犁大草原与内蒙古草原一样富饶美丽。

    中国不是一个单纯的地理概念,更是一个民族与文化的概念;民族最重要的标志,是语言和文化的共性。惊涛万里的太平洋和高耸天际的帕米尔高原之间,横空出世,莽昆仑,西起帕米尔高原的昆仑山,是中华版图的源头,传说中华民族的龙脉,茫茫禹迹,画为九州。文化上的中国地理,就是孕育中国文化的自然地理,政治版图。源远流长的中国历史是一幅全景式宏大画卷,有30万年的民族根系、一万年的文明史、五千年的国家史。

    文化之所以叫"文化",就因为它总在变化。变化就是历史。文化与历史总是联系在一起。五千年来中华民族在黄河与长江所哺育的这块土地上滋长生息,历经了秦、汉、晋、隋、唐、宋、元、明、清数十个朝代,还有塞北三朝辽、金、西夏,创造了灿烂的历史文化,其间有起有落、有兴有衰,波澜壮阔、扣人心弦。

    中国五千年文明要从黄帝算起,中国八大古都,一千年看北京,三千年看西安,五千年看河南;我来到了黄帝故里郑州,在黄河风景区,走进气势磅礴的炎黄广场,目睹炎黄塑像。河南自三皇五帝到北宋,中国长期的政治、文化中心,中国八大古都有四个在河南省,洛阳、开封、安阳和郑州是中国八大古都中的四个,其中洛阳是十七朝古都,开封(汴京)是七朝古都,《清明上河图》描绘了开封当年繁荣景象;洛阳是中国历史上建都时间最早、最长、朝代较多的城市,古代伏羲、女娲、黄帝、帝喾、唐尧、虞舜、夏禹等神话多传于此;商丘是三皇五帝之都,现有三皇之首燧皇陵,五帝之一帝窖陵。

     西安称为十四朝古都,古称长安、镐京,是西周与周姓的源头,举世闻名的世界四大古都之一,居中国古都之首,中国历史上建都朝代最多、时间最长。而南京被称为六朝古都,六朝金粉足能使它名垂千古。“金陵”原是钟山的名称,后来成为南京的别称。最后5代王朝辽、金、元、明、清定都北京(燕京),明、清时期称为京师。浙江因钱塘江而得名,地理上的江南指长江以南长江中下游地区;杭州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在六大古都之外加杭州,就是“七大古都”。

    站在历史高端,纵揽历史风云,不禁意气风发,慷慨陈词,激扬文字,颇有指点江山的气魄。 我在规模巨大、卷帙浩繁的史学丛书中博览群书,博古通今,博采众家之长,三教九流,集之大成,写成长达40万多字的历史笔记,构思宏伟、内容复杂、叹为观止,一种豪放粗犷的感觉与恢宏的历史意识油然而生,不禁发出了“胸中几云梦,余地多恢弘”的感慨,故名《恢弘的篇章》,展示波澜壮阔、荡气回肠的历史画卷:场面浩大,人物繁多,体裁创新,超越史册传统规范。宏伟巨著,恢弘构思,重大历史事件,数万个人物,无数场景,超越《战争与和平》

(周康伟,于2020年5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