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田家谱之我见
2018-08-04 17:05:32
  • 0
  • 0
  • 4
  • 0

       周氏家谱,广为流传。

       五年前,为研究家谱,写作《一本周氏家谱,半部中国历史》一文,笔者曾到处找大田周氏谱书,由于种种原因,只得到了一小部分,10代之内。个别就此宗亲质疑,你没看过大田本谱,怎么会研究大田家谱。我说虽然没有以大田本谱为蓝本,但我阅读参考了其他支派的宗亲家谱,实地探访了道县楼田、江永上甘棠村、宁远大阳洞、零陵周家大院等周氏古村,走访了一些老人,根据老人们口口相传来研究家谱。口传也是历史,只是打折扣而已。即便打折扣,却也是历史。由于大田家谱中涉及到黄帝、帝喾、后稷、古公亶父、周文王、周武王、周赧王、周勃、周亚夫、周荣、周景、周瑜、周敦颐、周恩来等历史名人,我还阅读了从《春秋》《左传》到《史记》等“二十四史”,以及清史稿形成二十五史等史书,还有包括“四书五经”在内的《四库全书》,以及中国第一部上古历史文件和追述古代事迹著作的汇编《尚书》,觉得这是一种“寻谱精神”。

  我们要以大田本支嫡派谱为研究对象,其他支系谱书为辅助研究,结合中国历史,详读谱序,通揽世系齿录,才能知道谱书涉及的历史名人、名人世系是否符号逻辑,是否经得住推敲,是否符合史实。历史不能只是粗枝大叶,微小的片段常常更能贴近过往的真相。“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只有非常细心地投入,才能见人所没见、想人所没想及人所不能及。

      写作当是伤脑筋费神之事,大数据时代,家谱也要上网,要为族人提供续谱思路与线索。不应老抱着旧家谱不放,重在补阙正误,补充完善。更重要的是要挖掘其文化价值,要继续弄清家谱上一些尚没弄清的问题。我认为对“只续不改”不能一刀切。就正本清源而言,本不正,源不清,必须改。其实文字技术性的错误都必须改,又何况源流这种大错误呢?

      大田支系零陵黄田铺涧山周氏、祁阳马江埠《敦睦堂周氏族谱》,首修于清乾隆21年(1756),二修于嘉庆九年甲子(1804),三修于道光十九年己亥(1839),四修于同治七年戊辰(1868),五修于光绪二十九年癸卯(1903),六修于民国十八年己巳(1929),是一部修缮得比较完善、比较符合历史、比较符合逻辑、比较符合人类生息繁衍规律的大型族谱,其世系齿录横跨五千年历史。

      大田家谱只有咸丰六年(1856年)重修、民国十八年(1929年)广西全州重修,及1997年续修。古代交通不发达,信息闭塞,修谱人很难到原籍清谱对谱,故造成错讹在所难免。旧时修谱,虽然考证,为尊重前人修谱,错讹的世系是不会更正的,只在序言或源流考中说明,这就给当今续谱带来困难。

     秀远公一族 ,在大田及邻近的各村开枝散叶,繁衍成一个很大的宗族。大田周氏分布田中间、山脚底、磨头湾、金家山、古里周家、老黄冲、江华桥头铺与石塔井、全州马头岗、坝上、太平铺、石玉村、石山尾、大田江、石木洞等,走向了天府之国、岭南大地,是一支初具规模、颇具历史文化底蕴的家族,研谱工作远远落后了。

      现存大田家谱世系开篇记载周秀远时没有记载其父亲,而是以第一世出现,秀远公以前的世系不清楚。秀远公的出生年也不清楚,还有就是何年何月从何地迁来,“鹅公大坵”的谜团等。

      唐朝出了两位周氏宰相:其一周墀,其二周允元。唐朝宰相周墀《家谱•序》连同其谱,为周氏保存了由汝坟侯周仁到“南迁始祖”周归仁血脉源流大统:周仁-周勃-周亚夫-周艮-周谯-周灵-周琪-周嘉-周纡-周理-周机-周荣→周兴→周景→周异→周瑜→周胤→周泰→周光熙→周范→周柏→周达→周崇武→周坦→周昉→周征→周玢→周穆→周汾翁→周归仁。

    周凌雨先生看到我文章后,认为这是江西泥田乌东谱周告根伪造的谱系,将周归仁杜撰为周汾翁之子,实际上周归仁是永城候周才卿之子,前面还丢了周表。查《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是二十四史中唯一记录帝室王族之外谱系的巨表:周灵起→周表→周才卿→周归仁。据记载,周才卿,隋朝为德、延二州刺史,封爵为永城敬侯。周才卿生周归仁、周怀义……周怀义→周基→周允元。

     另据周汾翁家族的譜,真實地記載了周汾翁生平。周汾翁(556-628),字青泉,隋行軍總管、骠騎將軍、會稽刺史。隋末汾翁避居袁州。葬廬陵烏東(江西)。生四子孟仁、仲仁、漢仁、舉仁。

   贵州周毅宗亲发文指出,当今周氏有两大名人先祖上承世系无法衔接的公案。其一就是理学鼻祖周敦颐,其濂溪故里于清光绪十三年修(1887)的谱上记载了宋朝欧阳修为该谱作的谱系源流。濂溪故里谱记载明朝多次修谱序中也没有提到周归仁是周才卿的儿子。江西庐陵乌东老谱记载有周敦颐家谱资料,湖南、四川一些谱书也记载了周归仁是周孟仁,是隋朝吴州总管周汾翁的大儿子。为慎重起见,笔者(周毅)编著的《中华周氏族史》在收录周敦颐支系时,也只按照濂溪故里谱记载,以周归仁为第一世祖,徙自青州,无上承世系,留待后世继续考证。

      周氏家谱是对中国历史文明的重要贡献,我们要树立周氏自信。研究家谱,写簏文章,每个人都能做到,但唯有我们做到了,就是典型。

      (周康伟于2018年8月8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