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陵走笔
2018-07-09 10:59:27
  • 0
  • 0
  • 3
  • 0

     古称河南为中原,黄河流域为中原地区,古籍将“夏”作为中原,“蛮夷”作为四方。周朝建立后,以是否遵守周礼和礼义来评判华夏的标准,中原地区称华夏,以区别与周王朝敌对的四边部落(四夷)即东夷、西戎、南蛮、北狄。

     零陵为南蛮之地,秦汉时期称零陵蛮夷,三国时称“蛮徭”,晋时称“湘州蛮”。历史上的零陵,远非今日零陵区可比,除今日的永州市属地外,还包括广西桂林和湖南邵阳、娄底、衡阳、郴州。

      中国古代南方城市大都位于二水汇合处,潇水与湘江汇合处的零陵,虽然没有长江与汉江汇合处江城武汉的大江奔流,也没有长江与嘉陵江汇合处山城重庆的大气磅礴,更没有长江入海处上海滩的波澜壮阔,但悠久的历史文化毫无逊色。

      五千年前,舜帝从蒲阪(今山西永济市)越过黄河、长江,过洞庭,沿潇水而上到九嶷,司马迁《史记》载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 从此,零陵的名字便载入了远古的史册。

     潇水弯弯潇水长,潇水在萍岛与湘江汇合后,零陵便有了潇湘之称。萍岛为“永州八景”之首,站在萍岛,望潇水南来,湘江北去,不禁心潮澎湃,百感交集。

  潇湘这方水土,承载了柳宗元、苏东坡、李白等众多文人墨客。《全唐诗》有200多篇是描写潇湘的,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刘禹锡的《潇湘神二首》;李白的“人迷洞庭水,雁度潇湘烟”;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的“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城郭恰临潇水上,山川犹是柳侯余”,写过传世佳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南宋诗人陆游也有“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的赞美之词;柳宗元被贬永州,作了《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

  湘口馆位于萍岛下游湘江西岸的今冷水滩区蔡市镇老埠头村,距萍岛半里之遥,唐未五代设潇湘镇,其商业手工业相当发达。明代的湘口驿,更是一个繁华的商业市镇了。如今,零陵区把位于七里店办事处神仙岭社区一条新路命名为湘口馆路,便是为了纪念柳宗元。

    “人因地灵,地因人名”, 自古以来,零陵人杰地灵,名人众多,或生于零陵,或名垂于零陵。柳宗元便是杰出的代表。柳宗元居住10年,他把眼前的胜景写成“永州八记”,从此零陵的名字声名远播。

     零陵自古为流放之地。继柳宗元之后,宋徽宗元年,苏东坡贬为永州团练使,游朝阳岩作诗《观大水望朝阳岩》。公元1137年,南宋宰相张浚因得罪秦桧贬居永州,先后十余年,作了《朝阳岩》诗;零陵区文星街38号,建有张浚故居,又称文昌宫。

      逆潇水而上,就到了朝阳岩,自古有岩无名。唐永泰二年(公元765年),道州刺史元结旨都计兵(奉旨赴首都长安商计疆防大事),途经零陵,游览此岩,见其岩口向东朝阳,即命名为朝阳岩,并撰《朝阳岩铭》及《朝阳岩下歌》诗,引无数文人竞折腰,元结、柳宗元,苏轼、周敦颐、张浚、杨万里,徐霞客,严嵩,何绍基等历代名人都留有诗刻,“朝阳旭日”从此闻名。

  宋朝年间公元1066年,时任永州通判的周敦颐游朝阳岩并题名;宋朝的通判,以中央派员的身份下到地方,作为地方行政长官的副官和皇帝的耳目,对州府事的弹劾可以直达皇帝。周敦颐,永州道县人,北宋理学开山鼻祖。

  零陵快到"双抢"季节,到乡下去,到永州之野,看毛泽东笔下“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的田园风光。

  出零陵城外,菱角塘的金牛岭、凼底的油山岭、富家桥的羊毛岭,这是逆潇水而上的三个著名景点。站在金牛岭上,东可望阳明山,南可视零陵城,潇水九湾十八滩,在金牛岭转了一个湾,便向北去。潇水南来,向北而去。油山岭是舜帝南巡过潇水时梦见过的地方, 她位于南津渡大坝向南行五公里左右,地处富家桥和凼底之间,河这边是凼底,对面是富家桥。

  羊毛岭则位于富家桥与双牌县交界之处。云雾满山羊毛岭,山环水绕。立于山巅,古城零陵在云端里或隐或现。

  富家桥是“百里平湖”的起点,相传“八仙之一”何仙姑成道的地方,有淡山岩、周家大院等著名景点。

  零陵山水是中国山水的佼佼者。“水石从来数永州,淡山风景更清幽”,淡山秋月,遂成“永州八景”之一。

  如今的公交汽车从城区延伸到了黄田铺。零陵区黄田铺镇舜帝庙村,因舜帝南巡时到过此地,后人建起一座舜帝庙而得名。被称作零陵新十景的黄田铺石棚,把零陵的历史推向了2万多年。位于黄田铺镇中学内的石棚,最古的古民居,是“刀耕火种”以前最早的人类建筑。零陵区以石棚为契机,打造了乡村旅游品牌。

  其实,零陵大田的风光也不错。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