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之我见
2017-05-17 18:12:19
  • 0
  • 2
  • 4
  • 0

作者:周康伟

      近来,一个问题总萦绕我脑海:大数据是个什么玩意儿?居然领导讲话言必称大数据,各行各业都在重视大数据,引无数企业、部门竞折腰。

     带着这个问题,我走进浩瀚的大数据,在认识、了解、学习大数据中,领略了大数据的神奇与壮观。它令人冥思遐想,或足以用富有文学内涵的词句来表达;作为公安工作者,通过学习,充分认识到大数据在公安工作中的重要意义,以通俗的文字、生动的事实阐述什么是大数据,这是我写作的初心。。

     什么是大数据?百度上的定义很抽象:指无法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用常规软件工具进行捕捉、管理和处理的数据集合,是需要新处理模式才能具有更强的决策力、洞察发现力和流程优化能力的海量、高增长率和多样化的信息资产;一些专家的解释更玄乎,令人神秘莫测。大数据问题的研究与探讨,见仁见智,众说纷纭,引来众多围观。我想,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结合自已的工作经历与生活感受,用一些具体事例来探讨一下大数据。

      一、公安大数据平台,给了大数据概念以充分注脚

     随着互联网与信息化社会的发展,现在的数据量越来越多,海量数据的聚集,形成了大数据。公安大数据平台不仅有公安内部各部门的数据交换,也有与其他单位大数据平台的对接、资源共享,输入某身份信息或手机号码等,便可检索出系列相关信息。我们的信息公开、阳光警务与视频破案等新平台、新技术,不就是大数据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想起了宋代文学家苏轼不朽的诗篇。

     大数据时代,就是信息量大,全面,共享。但是,大数据并非仅指数据大集合,因为大数据的量变带来了质变,引起处理模式的更新,工作方法、思维方式的转变。

     二、数据挖掘经典案例,诠释大数据的本质与内涵

     据公安内网报道,4月27日,零陵公安分局刑侦二大队奔赴长沙,成功抓获市局领导督办的涉嫌妨害公务的网上逃犯刘某。据掌握,犯罪嫌疑人刘某有一定反侦查能力,自3月份以来,频繁更换手机号码10余个,企图逃避公安机关打击。大队长唐军明带领民警利用警务云平台和海量数据进行分析,通过大数据实现精准抓捕,成功将刘某抓获。这是大数据的力量。

     某公司通过对一女子的购买记录做大数据分析,就可以比较准确地预测她是否怀孕,而这个竟然连她的父亲都还不知道的事情,却被数据挖掘出来了。这个事例给公安工作以有益启示,在办案中通过大数据分析,帮助破案,抓获犯罪分子。有人说,现在公安办案不缺那种蹲点守候、吃苦耐劳的传统民警,缺的就是懂大数据技术的新型民警。

     网上流传“啤酒加尿布”的故事,一直被商家所津津乐道的发生在美国沃尔玛连锁超市的真实案例。尿布与啤酒这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商品居然摆在一起,这一奇怪的举措居然使尿布和啤酒的销量大幅增加了。原来,美国的妇女通常在家照顾孩子,所以她们经常会嘱咐丈夫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为孩子买尿布,而丈夫在买尿布的同时又会顺手购买自己爱喝的啤酒。这个发现为商家带来了大量的利润,但是如何从浩如烟海却又杂乱无章的数据中,发现啤酒和尿布销售之间的联系呢?这又给了我们公安工作什么样的启示呢?

     “啤酒与尿布”的故事说明,把有些看起来彼此不相关的事物,联系在一起,大数据可以做成小数据无法完成的事情。想起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刘新良在2017年第一期大数据实战应用培训班上开班仪式上曾讲的一句话:撑握大数据,撑握无限可能。

      这些事例让我认识到,公安民警不但要撑握大数据技术,而且要接受一个新的思维方式,大数据思维方式,利用好大数据。

        三、孩子提问的启示

      一天,我在家里休息,坐在电脑旁,正沉入对大数据思维的冥思苦想中,无意中听到小孩与母亲的一段对话。

      小孩问妈妈:“公交车用英语怎么说?”

      妈妈:“Bus;”

     小孩:“校车用英语怎么说?”

    妈妈:“school bus ;”

    小孩:“朋友用英语怎么说?”

    妈妈:“friend “

    小孩:“老师用英语怎么说?”

     妈妈:“ Teacher”

      忽然,我被孩子提问的内容吸引住了,仿佛茅塞顿开,这不是大数据么?公交车、校车、朋友(学生)、老师……三岁小孩都知道这些关联的事物(人),说明大数据是客观存在的,只是人类以前没有发现和利用。

       从母子对话中,还可以做大数据分析,小孩正在上幼儿园,妈妈懂英语,平时对孩子进行英语训练。

       四、“三实”信息与大数据

       “三实”信息采集,就是为大数据服务,打基础的。我从事社区民警工作,日常工作就是与信息打交通,与大数据如影随形。大数据并不神秘,大数据就在我们身边。下面看一个具体的例子。

     有一天,我在社区值班,群众送来一位老人,说老人迷路,找不到家了,又不知道家人的电话,要求民警协助找到其家人。不错,有困难找警察,接受群众求助,是社区民警的职责。没有任何线索,从哪里找?我想到了三实信息警综平台,打开2.5维地图,让老人找他家小区的大概地址,然后以院找楼,以楼找房,以房找人,通过房主及同户人员信息,在信息中又查到人员信息的手机号码,帮老人找到了亲人。

     大数据帮我发现、找到了重点人口。今年三月份,我在七里店办事处神仙岭社区某小区采集的一户实有人口信息,发现同户人员中,卿某系吸毒人员,又在手机信息栏内找到手机号码,与其联系核对,该员对其在浙江某地打工时吸毒被当地公安机关查获的事实供认不讳。一次在考察重口时,找不到人,因为他原来登记的地址,单位已经搬走,打听周围的居民也不认识。后在采集“三实”时,发现一户的同户人员中,有该重口的信息,原来他的户口落在姑妈家,本人长期在外地打工。一年多来,我在“三实信息”的采集录入中,发现重大犯罪前科人员2人,吸毒人员6名,精神病人2人,在逃人员2人。

        大数据告诉我,我们的信息不能停留在纸上,必须上网,只有实现资源共享,才能跟上大数据时代。“三实”信息采集,应该完整准确、真实有效。一次,我在录入神仙岭社区黄古山中路某小区住户信息时,发现同户成员信息中有一名在逃人员,当办案民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该地址时,没有抓捕到宋某,该地址没有宋某,这属于户在人不在,应给予标注的。通过这个事例,使我认识到三实信息的重要性。因此,在“三实”信息采集工作中,认真仔细,不敢有丝毫松懈和大意。

      本人对大数据的认识还很有限,无意在行家面前班门弄斧,贻笑大方,学习随笔,只是抛砖引玉,折射笔者对大数据的高度关注、追求知识更新与热爱学习的工作态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